尼泊尔三个月的签证快到期了,启程回国的日子也越来越近。
 

        我把最后一个星期的课程安排妥当,向小喇嘛学生交待了我走之后的复习和练习安排,他们大声对我说:“老师,快快回来!”下课了,几个小喇嘛踮着脚尖与我比个儿,说:“老师,你再来我们就和你一样高了!”说着还用手在头顶比划着。前几天他们已经知道我要回国了很是不舍,连着问堪布:老师什么时候再来?堪布来问我,我说具体日期我还说不了,但肯定是今年了。
 

        最后一个周六周日,我来给小喇嘛们再缝补一次衣服,他们把要缝补的衣服、帽子、袜子、披单都拿来了,我一看都是小小喇嘛的,就去宿舍对大孩子们说:“把你们破的衣服都拿来,老师给你们缝补”,他们说:“堪布说大孩子的自己缝补,不麻烦老师了”,我说:“等老师走了以后你们再自己学习缝补,今天让老师再给你们缝一次吧!”
 

        最小的几个小喇嘛一直围在我的身边,给我递线递剪刀和衣服,还不停的叫“老师!”“老师!”他们依偎在我的身旁,小手不断的在我的羽绒服面上摸来摸去,他们不会说汉语,只是从大孩子那里学会了简单的“你好!”“老师!”,小云丹扎西还一会儿打开我的水壶让我喝水,我明白他们也知道我要走了,但又不会表达,只是在你身边恋恋不舍的给你近乎,让我感觉到心里酸酸的!这些小喇嘛们从小离开父母离开家,每天接触的都是男孩子们和男的堪布老师,突然来了个女老师,他们也是感到很热乎。前一段上课教“我的家”里的“爸爸、妈妈、哥哥、姐姐------”时,突然一个小喇嘛大声喊我“老师姐姐!”马上其他孩子说:“不对,是老师妈妈!”是啊,我们的年龄这么大的差距,肯定不是老师姐姐了,但我还是对孩子们说:“叫老师姐姐我很高兴,叫老师妈妈我也很高兴!”我要尽量去以老师、姐姐、妈妈的多重身份去尽我的职责!
 

        这几天仁波切和其他几个师傅们忙得很,新的教学楼就要开工了,仁波切说要赶在雨季到来之前把地基做好,争取七个月完工!佛学院大门右手向下的一块低洼地就是新教学楼的楼址,我曾经问过仁波切,这块地势像是山上往下流水的水道,教学楼建在这边上是不是太低了?仁波切说:地势是太低了,就是因为低所以地价还便宜就买了下来。设计时已经把水道尽量让开,并且要专门做渠道流水。因为现在的教学楼已经容纳不下小喇嘛了,并且宿舍和教室紧贴山根,一边没有窗户,几十个孩子住在一起空气不对流还费电,长期对孩子们的成长不利,所以必须尽快建好新的教学楼,改善他们的生活学习环境。教学楼的设计图纸我们都看了,共五层,宿舍设计是12人一个房间带卫生间和洗澡,一楼是食堂和餐厅,楼顶是太阳能硅板发电和太阳能热水器,这是仁波切解决尼泊尔电力不足而采用的应对办法。七个月要建成并且要进入使用是不是工期太短了?因为这里工人的建筑速度慢得很、设备也比较原始,七个月恐怕不行吧?师傅们说:先盖三层,应该没问题!我们纳闷:设计图是五层怎么说盖三层呢!师傅们说:钱不够盖五层,三层盖下来还得想办法呢,仁波切说先盖三层,以后有钱了再一层一层的加盖!我们茫然了......
 

        这使我想起刚来不久时,看到窗外一群尼泊尔女人在两亩多的油菜地里收割,她们说说笑笑的干着活儿,收割得干干净净,割下来的油菜杆码在铺着一大块白布的上面,她们的劳动真是轻松而愉快,我看着她们的劳动,对卓玛师傅说:“马上要建的教学楼是不是在这块地上盖的?”她说:“哪里,这块地不是佛学院的!”我说:“这块地贴着佛学院,那不是把院子给分割开了吗?为什么不把这块地买下来,让院子连起来呢?”卓玛师傅说:“你以为不想买啊,人家要价太高,佛学院买不起!”她接着说:“一亩地要197万,还是人民币的价格,两亩多地得400多万人民币呢!几百个小喇嘛每天吃和用的开销就很大了,十方的供养也是有限的,所以仁波切身上的担子也是很重的啊!”
 

        我听说过尼泊尔的地是千年的拥有权,实际上就是永久使用权。阿宗佛学院刚买地时地价还不高,当时资金有限也就没想到多买一些,可是一旦寺庙或佛学院开始建设,周围的地价就疯一样的飙升起来,再想买就不容易了。所有尼泊尔的寺庙或佛学院周围的地价均是全国最高的地价,这也算是尼泊尔的宗教特色吧!400多万人民币,也就是在北京上海一套两室两厅的价格,也应该不算太贵吧!只可惜我们这些工薪阶层囊中羞涩,是没有这么大的福分帮上仁波切的忙了!我对仁波切说:看来我们上辈子修的福分不够,虽然有缘遇上您,可不能够帮上佛学院的大忙!仁波切开玩笑的说:那我只有随缘了,看看有几个既有缘分又有大福分的人有机缘让我都碰到了!
 

        这个世界既大又小,五大洲四大洋,仁波切虚怀若谷、具有容天下之胸怀,他从不排斥任何宗教和派别并取其之长同大家和睦相处,从他讲经中你就会深深的体悟到的。但只要与仁波切有缘是一定会遇到的,不管你是在天涯还是海角。我们就是因为有缘才隔山隔水从中国跑到了尼泊尔,来到了久美江措仁波切创办的阿宗国际佛学院,仅以微薄之力来教小喇嘛们学汉语,要不是家里有事情必须回去,我真不想中断教学也舍不得这些小喇嘛学生呢!
 

        清晨,站在佛学院的院子里,呼吸着湿润晨露中青青的香气,聆听着早春出窝的各种鸟儿的叫声;东方的太阳已露出了笑脸,天空彩霞满天,而西方的月亮依然挂在山尖,久久不肯落下;这日月同辉的壮景只有在这里、在尼泊尔阿宗佛学院我才真正的目睹到;教学楼里小喇嘛的早课诵经声阵阵传来,依然在佛学院和山间回荡......
 

        久美江措仁波切、阿宗国际佛学院啊!我会再来的,一定会来的,我也由衷的希望年底我再来时,能够看到落成的是新的五层教学楼,一切如初设计,圆满如愿,善妙吉祥!

 

            云丹卓玛

            2012年2月12日于阿宗国际佛学院


山顶

上一篇:

下一篇:

临行感

添加时间:

2016-12-07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