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的家乡在喜马拉雅山南麓深处,

从一家到一家是喊一声的距离,

串门却要一天的脚程。

 

我们倚着大山,朝着太阳生长,

冬天了,依然赤脚单衣。

每天只有一顿稀饭,剩下的就找野果充饥。

 

这里没有学校,

也没有老师,

祖祖辈辈如山里的春花秋草,自生自息......

(第一次下山)

(拜别家乡、亲人 ,上学去! 2014.1)


(第一次乘车,有点晕)

 

十年前,

久美江措仁波切来了。

 

这位中国僧人,

亲自为我们背来了粮食、衣物和药品

......

 

八年前,

仁波切建好了第一期学生宿舍、食堂和教室

(也就是现在学院西侧的闭关房和僧舍),

让堪布丹增老师带着路费来接我们下山学习。

 

丹增老师来,要乘整整一天的车程,然后徒步上山要一个多星期。

父母、亲戚送我们到山脚下的公路,就又踏上了上山的回程。

 

我们第一次从密林中伸出了脚,

第一次乘上公共汽车......

 

我们第一次走出大山,

走进山外人们的视线里......



(我们是一块儿来的,一年级的小沙弥)   

 

在阿宗国际佛学院,

我们第一次看到屋里的水龙头流出的山泉。

我们用水龙头里的泉水洗手、洗脸

......

我们第一次用牙刷、牙膏——刷牙。

我们第一次睡在床上,还盖着被子

......

 

我们第一次吃上了饱饭

......

我们吃的很多,一顿能吃7个馒头。

一日三餐,上午和下午还各有一次奶茶,

可,还是饿得很快......

 

成长中的身体,

总是有那么一点点不满。


(排着队伍去山谷溪流沐浴净身)


(悄悄话,说给堪布土登老师听)   

                                                  

无论冬夏,

每天中午11-12点,

我们都去学院旁边的山谷溪流沐浴净身,

为了保持卫生,也能养成冷水浴的好习惯。

 

浩浩荡荡的队伍,

大的帮着小的,

最小的由堪布土登老师照顾,

抱着、背着去,

抱着、背着来。

(看谁穿的快 2011.10)

(久美仁波切教我穿袈裟)

(干净整齐,从我做起)

(《功夫熊猫》棒棒哒! 2014.1)

(郊游野炊,不留垃圾 2011.10)

(没有绳子的拔河比赛)

(足球,是我们的最爱——郊外课堂中间休息 2011.10)


(“我能空手翻!”)

 

我们从穿衣、吃饭、洗手、洗澡、如厕开始学起,

学着管理个人卫生,

学着堪布土登老师和大师兄,照顾小师弟。

 

我们踢足球、习武、做游戏,强健身体;

我们郊游、野炊、开运动会,

融入和合共生的大家庭。

 

健康、快乐地生活,

是久美仁波切给我们安排的第一堂佛学课程。


(亲人——和堪布土登老师在一起) 

 

半年后,

我们的体质有了明显的改善:

因长期营养不良而长的头癣没有了,

头也能剃光溜了。

烂嘴唇和脸上的白斑好了,

枯暗、干燥的皮肤有了光泽,

脸色红润了,

身上长肉了,

筋骨壮实、有劲了,

人也长高啦......


(汉语课上)

(手工制作)

(竖笛)

(铜号角)

(金刚铃和金刚杵)

(手鼓)

(持方蕃,做供养)

(食子供养)

(鼓乐)

(吹海螺)

(跳金刚舞)


(打字练习)

 

我们学习尼泊尔语、英语、藏语、汉语和梵文,

 

背诵佛学经典和那兰陀大学十七圣贤的论典名篇。

 

我们学习法会仪轨、唱诵,

练习各种音声法器。

 

我们学习佛教艺术品制作:

采制食子、绘制唐卡、雕刻佛像......

 

我们跳金刚舞:

精进动中禅定,净化身心......

 

我们紧跟时代,

学习社会人文、网络、农工科技......十八班武艺。

(行仪练习)


(迎接客人献哈达)

 

我们的年龄从3岁到18岁不等,

最初,

是按照来到寺院的时间划定年级。

12、3岁的大师兄和3、4岁的小师弟在一个年级同一个班学习,是我们这里特有的风景。

 

年底考试,

3岁的小师弟考试通过升级了,13岁的大师兄还得留级,打基础重学,也是我们这里的常情。

 

大师兄的课余时间,除了复习功课,

还要打扫教室、宿舍、餐厅卫生,

帮两个印度厨师摘菜、切菜,做几百人的饭,

帮着堪布老师给小师弟们洗衣,洗床单,晒尿湿的被褥......


(洒扫大殿金顶的“悟空”)

 

小师弟们年龄小,

但上课专注:念几遍就会背了,写几遍就记住了,下课复习一遍就都不忘;

下课玩的也专注:衣服刮的到处都是洞,却浑然不觉,那个High......

 

“学习、玩乐顶呱呱,就属咱们家里的少壮派!”


(老师不在,我们去帮着搬行李——送客人归来,2014.1.20)


(供养上师,2014.11.13)

 

(外出行脚 2011.10)

 

说起行持戒律,

小师弟有板有眼,

但是,还是大师兄们严肃威仪:

待人接物,谦恭有礼;

言必行,行必果;

尊师重教,坦荡有信。

(任老师教我们补衣服袜子,2011)

(和任老师在一起洗衣、踢球、游戏的快乐周末,2012)


(听任老师讲解——相聚的幸福时光,2014.11)

 

八年来,我们学习了五种语言文字,

有幸与来自中国、尼泊尔、印度、英国、美国、丹麦、荷兰、德国、加拿大、澳大利亚、新加坡等世界十多个国家的教学志愿者结上了缘。

 

任远老师,是学院的第一位教学志愿者,来自中国河南省郑州市。

她是我们的第一位汉语老师,

她也是我们的妈妈老师,教我们缝补衣服、袜子,四处找医生治疗我们因长期营养不良和受寒而落下的肠胃病......

她还是我们的姐姐老师,教我们唱汉语歌、玩丢手绢找朋友的游戏......

 

每年有三个月的时间,任老师能来到学院和我们在一起,

那是我们和家人相聚的时光,快乐幸福的日子。

 

任老师一次次背来我们踢球时穿的衣、裤、鞋子。

我们用的被子、床单、被罩、洗漱用品、学习用品、学院的洗衣机......到处都是任老师置办给我们的纪念品。

 

“2016年开始啦。

任老师,我们想您啦!!!”

(建设途中的学院师生,2012年)


(全家福:中间是久美仁波切的父母亲特意从中国四川赶来看望学子们,2014年)

 

八年来,学院边建设边教学。

久美仁波切的父母、兄弟

以及来自世界各地的志愿者老师们,

看着我们成长,

陪着我们一起见证了学院的建设和发展。

 

现在(2016年初),

我们的小伙伴增加到了300多人,

而且,每个月还都在添丁加口,

壮大这个和合共生的大家庭。

(最前方的建筑是“沙弥基础学校”教学楼,2013年)


(2014年)

 

2016年3月11日,学院正式成立了九年制的沙弥基础学校,

延续最初由久美仁波切确立的免费义务教育——面向尼泊尔偏远山区孤苦失学儿童,吃穿住用学一应由学校免费提供。

 

学校设置的教学科目比例为:

90%为佛学,

10%为人文社会、自然科学。

其中,语言,是先导;

培养“拥有独立、开放、无私精神,具有实践行动能力、健全人格的人”,是目标。


(经典集体背诵)

 

我们渴望有更多的志愿者老师来到学院,

不仅教我们学习世界各国的语言,

还能教我们专业的医药卫生护理、营养饮食和料理制作、武术体育、无公害农业和有机植物栽培、灾害救援、计算机技术、梵呗录制等等

我们自身、我们的家乡和社会大众需要的各种知识、技能。

 

我们,因为爱而来到这个世间。

我们,因为爱而生活、学习。

我们希望不久的将来能有所担当,回报世界以爱。


(尼泊尔大地震灾后祈福法会及麦彭仁波切圆寂纪念法会上,2015.6.15)

 

我们是新荷:

濯清涟,才露角尖,

香远益清,不著世间。

 

我们是爱的使者:

“以慈悲和智慧化育人心,

以真诚与善意连接世界,

以多种语言和文化创造和平”,

让生命之花尽展欢颜。


(爱)

 

老师和佛法,让我们懂得:

“心、佛、众生,三无差别”

“你、我、他人,一切平等”,

是包括人类在内的所有生命

和平共生的共通意愿。

 

天外,没有故里。

富足、美满的生活,

没有战争、纷扰的极乐净土,

就在我们每个人,自己的心里。


(整装待发,去印度参加"世界和平祈愿法会")

 

 

我们,

从大山深处走来,

从这里——

从尼泊尔阿宗国际佛学院出发,

走向世界,走向光明的未来。



2017年06月05日

尼泊尔阿宗寺49天超荐法会
久美江措仁波切口传法王如意宝造的《愿海精髓-普贤剎之杲日》

上一篇

下一篇

我们来自大山深处

添加时间: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