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11231日是周末,也是年尾。因为明天是新年元旦,所以我早饭后即去教学楼找罗布根德老师,要求加课十分钟教小喇嘛唱“新年好”的歌。

罗布根德老师说:“加课不行,我马上带他们去上山踢球呢!”上山踢球是小喇嘛最喜欢的运动,但他们一听说我要教他们唱歌,马上就求老师说要学唱歌,然后再去上山。 尼泊尔人的天性就喜欢唱歌跳舞,并且很是有一定水平的,平时我教小喇嘛唱中国歌只需要教几遍,马上就可以随着你拍手唱起来,并且还附加一些简单的动作,对中国歌曲的理解力也非常强。

大家呼唤着来到教室坐下来,因为歌曲短,我简单把生字教给他们,让他们明白今天是年末,明天是新年的意思,然后我给他们示范唱了两遍,他们马上就跟着我唱了出来,“新年好呀,新年好呀,祝贺大家新年好!我们唱歌我们跳舞,祝贺大家新年好!”他们拍着手唱着,字正腔圆,好,正好十分钟!我也随着小喇嘛的队伍,大家高兴的拍着手唱着新年好的歌排队上山去啦!

佛学院院墙外就是座比较高的山,我们出门就上山了。

上山的路非常窄,只有一横脚宽,并且弯弯曲曲的从树丛中穿过。小喇嘛们穿着拖鞋,跟着罗布根德老师在羊肠小道上快步如飞,瞬间就了无踪影了。因为大队走得快,我马上就气喘吁吁落了下来,后面押队的三个小喇嘛把我的水杯、相机都接过去,向曲杰旺还顺手给我折了个粗树干当拐杖,三个十一、二岁的孩子前后给我护卫着开路,乌金丹增和云登他依在陡坡前给我递着树枝让我拽着上坡,还不时的交代“老师,小心!”真是太让你感动了!我们走着歇着,等爬到了山顶才发现山顶竟然是一大块平地!比一个足球场还要大得多的一大块平地,还有足球栏——当然是树桩栽的了!

先到的小喇嘛已经换了踢球的衣服,正在场中央分班,我赶快让乌金丹增他们三个去换衣服加入队伍。小喇嘛的服装太奇特了,只有几个穿着短袖球衣和背心,其他的是脱掉袈裟的披单,穿着僧衣背心,把僧裙搂起来系在腰上,大部分是穿着拖鞋在比赛场地上穿梭着。近五十个小喇嘛,上场的有近四十个分两班,其他的分散在场地周围捡球。因为在这一大块场地周围就是下坡了,还好,四周被灌木和树丛围绕着,足球掉下去不远就被灌木拦着了。我和卓玛师傅在树荫下坐了下来观战,只见尘土滚滚随着足球一会左一会右,吆喝声和踏踏的奔跑声交织着,罗布根德老师跟孩子们掺合着,他还要不停的变换角色,一会儿是这班儿的队员、一会儿还得是那班儿的队员,这样才公平。

我细细打量着这周围环境,怎么会在山顶上有这么大一块平平的场地呢?真是天造地设的孩子们的足球场,既爬山了又踢足球了,这都是孩子们喜欢的活动。在场地另一头,还有一块篮球场大的地方被石堰围着,里面有一坑水,水边淤泥中有野兽的足印,小喇嘛给我指着足印还一边学着野兽的叫声向我和门巴示意,是啊,夜里我从房间出来就曾两次听见这座山上传来的野兽的叫声,喇嘛师傅们说是豹子!看足印也感觉是豹子的,这汪山顶水坑可能就是附近的山民为野兽围起来接天雨的吧。

场地响起一阵喝彩声,原来进球了!小喇嘛们高兴的在场地上翻起了筋斗,罗布根德老师说:“休息了、休息了!”大家从场地中跑出来,一下子躺到场外的草地上喘着粗气,个个累坏了。这时,那些在场外捡球的孩子们蜂拥着上场了,场地又扬起了阵阵的黄尘。

小乌金德杰才九岁,在班上年龄最小个头最矮,他比别人小几岁,开始我真担心他学中文跟不上,平时很关注他。但他是个天生的热心肠,不需要大家去照顾他,反而谁的事情他都去帮忙,忙得他整天跑前跑后的给这个交作业、给那个削铅笔。卓玛师傅去给小喇嘛扎针治病调理,他总是在旁边递东西,收拾废针和包装。卓玛师傅特别喜欢他,说要收他当徒弟呢!别人在踢球,他给大家捡球;大家休息了,捡球的都上场踢球去了,他还是前前后后的跑着给大家捡球。我叫过来他说大家都休息了,你也休息休息,他摆摆手就又跑去捡球了。

大个子的几个孩子是主力,踢得特别卖劲,进球就是他们配合踢进的。这会儿累得躺在地上给老师要水喝,因为山陡路窄,没办法带水上山,这会儿罗布根德老师着急了。不知是谁想起来我带的有一大瓶茶水,马上跑过来给我要水,我把水瓶给他们拿去,那边就你一口我一口的马上喝完了。看来,以后孩子们上山踢球,还真得提前做些准备的。

队员们又上场了,足球场顷刻沸腾了起来,我和卓玛师傅赶快拿起相机跟着拍照,多生动的镜头、多珍贵的资料啊,得给他们的成长日记里多增添些色彩,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啊!明年再来,他们肯定又长高了、又成熟了,这些稚嫩的镜头就更宝贵了!看着他们在场上的身影,他们那种快乐无比和无拘无束的状态,心里感慨万分!他们没有城市孩子的足球装束和配备,他们也不具备标准的足球动作,没有世间孩子的执著欲望和烦恼,而他们天生具备对足球运动的热爱和感觉,他们才是真正身心健康的、具备天赐自在妙行自然的少年儿童啊!久美江措仁波切一直强调的让他们快乐的学习、快乐的修行、快乐的生活的奥妙真是太令人去深思去感悟了!

罗布根德老师一瘸一拐的下场了,怎么了?跑过去一看:挂彩了!卓玛师傅赶快拿出酒精棉球给他消毒,孩子们也不踢了围上来看老师的伤势,我们挥手让孩子们上场继续比赛,他们才转身跑走了。

激战正酣,已经进了三个球,不知不觉时间过去两个多小时了。堪布打来电话说,他带十岁以下的小喇嘛已经从另一座山上要下山回去了,让我们也准备下山回去吃午饭,还特别叮咛慢慢的下山不要着急。我们招呼着大家停止踢球要回家了,小喇嘛们恋恋不舍的抱起球来到场边,收起挂在树枝上的衣服和袈裟,大家高兴地聚集在一起留了几张合影。几个小喇嘛默默的背上卓玛师傅的背包、拿上我的提包,拥在我们前后依然开始护卫着下山了。

前面的小喇嘛们哪里是走,哪里还容你去交代堪布的叮咛,他们几乎是疾步跳着就没影儿了。等我们下到山底,他们已经在对面教学楼的走廊上向我们挥手呢! 小喇嘛师傅们的快乐熏染了我,多少年没有这么轻松的忘我的去玩了,没想到2011年的最后一天竟然是和小喇嘛们度过了这样快乐的周末,并且给2011年画上了圆满而快乐的句号!

云丹卓玛

2011年末于尼泊尔阿宗佛学院

轻轻地、轻轻地我来了
缝 缝 补 补

上一篇:

下一篇:

快乐的周末

添加时间:

2017-07-09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