星期五上课发现几个小喇嘛光着脚没有穿袜子,我让他们下楼去穿,他们说袜子破了,其他几个小喇嘛也抬起脚让我看破洞的袜子。我说下午老师没有课来给你们补袜子。

午饭后,我来到教学楼一楼宿舍,孩子们拿出破了的袜子几十只,看看才明白全棉的袜子是不适合他们穿的,一个是他们进屋子要脱鞋,袜子就比较费;二是他们穿塑料拖鞋,棉线袜子不耐磨;三是棉线袜子厚,洗了不容易晾干,所以光脚的时间就长。这么多破得还比较厉害的袜子是要缝一阵子的,我马上让小喇嘛找出针线就开始缝起来。更小的喇嘛们看到我在缝袜子,围上来看,一会就回头到宿舍里拿出他们的破袜子和破了的衣服递给了我,不大一会,拿来的衣服越来越多,开线的、撕破的、挂破的,带绒里的僧衣、背心、毛衣、披单,帽子、鞋,呵呵,一会堆了一堆儿!卓玛师傅本来在给孩子们扎针,看到这么多要缝补的东西,扎完针就过来帮忙缝补。

堪布有个缝纫机,是印度产的,比中国的缝纫机夯实多了,但锁芯不配套,不能使用,堪布去加德满都给食堂采购了又不在家,所以缝纫机不能用,只好用针缝了。另一个堪布去印度灌顶了,也不在家,剩下一个堪布老师把他忙的头晕眼花,所以孩子们的衣服才这么多破的没人缝补。有两个孩子的绒衣服从袖子边一直扯到衣服的下边敞开着,这么冷的天就这样凑合着,我赶紧让他们脱下来给缝好穿上。我和卓玛师傅一合计就放弃缝袜子,赶着把毛衣和绒衣破的和开线的先缝好让孩子们穿上,缝好一件就拿走一件,背心和披单就放在最后缝补。

土登德巴只有5岁,他的绒衣开线了一大段,给他缝好后穿上了,但绒衣的拉锁坏了,没有拉锁头可修,他只有敞开着怀,我找了一段黄色的丝绳子给他拦腰系上了,起码不透风了。我缝着衣服,他就站在我的旁边看,看着看着,他拿起一个弯针,用剪刀剪了很细的一条纸线穿到针眼里,自己拽着身上的背心缝起来。我忙着也没注意他,只是以为他在玩,一会儿他拉着衣服让我看,我一看乐了,原来他背心的口袋开线了,他用纸条自己缝的歪七八钮的,我给他拉过来把纸条拆了,给他把口袋缝好了。他跑回宿舍拿来一条小秋裤,我说是你的?他点点头,我拿过来一看,裤裆已经全开线了,裂开了几大片,我给他缝好并且又多加了几条线,他高兴的拿走了。一会他又来了,手里拿着要缝补的衣服和毛衣,我给他比划:是你的?他摇摇头,说着别人的名字,哦,是别人的!一会儿他又来了,手里又拿来两件衣服;我缝了两天半时间,他成了我的“托”,光他给我拿来的衣服就有十几件!土登德巴是个孤儿,父亲去世了、母亲走嫁了,把他扔给了舅舅,舅舅也养不起就把他送到了佛学院。他来的时候才三岁多,是几个堪布把屎把尿养大的,所以别看他小,能力却很强呢!

4岁的云丹扎西也来凑热闹,他拿着一条彩条开档秋裤让我缝档,我拿过来一看,档是剪开的;他哥哥云登他依说是堪布给剪开的,因为他穿着僧裙上厕所不方便。我摆摆手说不能缝,他就拿着秋裤上一边去了。过一会儿我抬头一看,他穿了针线有模有样的自己坐在床边在缝呢!卓玛师傅马上拿相机给他拍了一张照,这些孩子有意思极了!

大孩子们的衣服破得很少,基本是开线的,并且也爱惜,洗得比较干净;小孩子们的衣服破的多、开线的也多,磨破的也多,大部分是给小孩子们缝补的。另外,小孩子的衣服脏了是大孩子们帮忙给洗,但大孩子才60多个,小孩子们将近100个,况且大孩子的功课安排的满,又只有周六休息一天,再遇上天气不好,所以小孩子的衣服爬高上低蹭的就显得脏一些。虽然厨娘经常帮忙洗一些衣服,但还是顾不过来的。这些孩子来自寒冷的雪山,冬天也就是一件单衣和一双塑料拖鞋,从小挨冻致使肠胃和膀胱功能不好。我上课时,经常有十个左右要举手上厕所,并且有的要去两次,小孩子们遗尿情况更严重,卓玛师傅扎针一段大孩子好得多,小孩子见效不太明显。我们就在网上搜索、找国内的医生朋友咨询,想尽快解决这个问题。再则,就是需要个大洗衣机,解决小孩子经常需要清洗的衣服问题。我给堪布说,周末去加德满都我去买洗衣机,堪布非常高兴地说:可以!

我给卓玛师傅说,以后周六休息时我来教学楼,给小喇嘛缝补衣服,这样就可以随时缝补,积攒很多再缝补就太麻烦也耽误他们换洗了。(顺便提个小建议,希望以后来尼泊尔佛学院的女士同修们带着针和顶针来,一面修行、一面在周六可帮助堪布们给小喇嘛做些针线活儿,好吗?)


云丹卓玛

2012元月9日于尼泊尔阿宗佛学院

快乐的周末
天地感应

上一篇:

下一篇:

缝 缝 补 补

添加时间:

2017-07-09

本网站由阿里云提供云计算及安全服务 Powered by CloudDream